CPBL/ 陪伴官大元一路至今 謝謝這一位「夥伴」


被職棒(中華職棒大聯盟)拒絕、二十五歲一事無成且還在啃老的成年人,(官大元)萬念俱灰的獨自迎接二○○九年的元旦。

一月一日,把我從失落中喚醒的,仍然是我棒球路上的貴人—鍾宇政教練。新年的第一天,我接到鍾教練打來的關心電話,我向他訴說我當下的心情跟想法,鍾教練鼓勵我先回去學校完成 學業,或許明年可以再拚一次選秀,更重要的是:「接下來球隊還有比賽,球隊需要你」

就是因為這句話,我完全醒了。

鍾教練這句話並不全然是為了安慰情緒低落的我,也確實反應了球隊的現實狀況。從退伍前到復學後的半年間,我的球技確實以飛躍的速度在成長,從二○○八年的協會盃、大專盃預賽的幾次登板,我解讀比賽的能力大幅提升,也成為可以主宰球隊勝敗的王牌投手,嘉義大學成棒隊的成敗確實要仰仗我和我那位夢周公的好友共同肩負。

這些事我其實心裡有數,只是一時還陷在選秀落榜(不被需要)的低落情緒無法自拔,鍾教練在第一時間提醒我自己是被需要的,被需要的感覺是振作的原動力,開始會想做為主力投手的責任,因為自己的狀況不佳,將會影響球隊大局多深,想到這裡,我才漸漸開始重整心情。

幾天後我回到學校,來到棒球場,這片我半生追求的夢想舞台。我坐在球場旁,看著握在手上的棒球,幾天前「它」差點在我心裡死去,但現在能讓我暫時忘掉負面心情的也只剩「它」。我知道,我現在之所以在這裡,以及我所面對的所有事情,都和「它」有關。 我想重新調整步伐,積極面對今天開始的挑戰;我想重新恢復自己與「它」的共同目標。看著棒球,彷彿可以聽見自己內心一道澎湃的聲音,不斷激勵我「趕快站起來啊!」

我很謝謝有這麼一位「夥伴」,陪伴我一路至今。

0 次查看0 則留言